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 永仁县刺绣协会文艺队演唱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馆办刊物 >> 馆办刊物
    拆猪圈(小品)    
[ 作者:李赞阳 日期:2017/7/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210 评论:0 ]

背景:村庄、瓦房

人物:俄洛颇 女 彝族 35岁 农民 (简称 俄)

张亘皮 男 彝族 45岁 农民 (简称 张)

杨理平 男 汉族 44岁 乡国土所所长(简称 杨)

幕启:(张扛着犁牵着牛上)喔喔(唤牛)(滑倒,指俄家骂)唉哟!天杀的恶戳婆,昧天良喔!本来就挤挤夹夹呢大路,她又盖个烂猪圈,那个猪屎汤汤臭哄哄呢到处是,不跌才怪哩! 唉哟!唉哟!唉哟!(站起来摸屁股闻,臭)

俄:(提铁扫帚上)哪个挨千刀呢骂我老娘是天杀呢,老子逗你、惹你了,喔!怪不得是你张狗屁!你眼睛生在屁眼上?自己跌倒还怪张怪李!

张:不怪你,我怪哪个?你那个烂猪圈!

俄:我要你烂猪圈,我的猪圈逗你惹你!(俄提扫帚追打,张躲在牛身后,推牛去挡)

俄:(使劲丢扫把,气愤地找来长凳子拦路,坐在凳子上)老子今天偏不让你过,看你咋样!

张:(急,拴牛,掏手机打)喂,是国土所所长杨评理吗?不,是杨礼平吗,喔,快些,快些,我是张亘皮,出人命啰!出人命啰!在、我们村呢那个俄洛婆拦路又打人。是呢,是呢,快些!快些!

杨:(上,拍俄肩)翠花她妈,(俄惊,拿扫帚欲打杨)别打,别打,我是老杨。(张竖拇指,掏烟上,俄欲打张,杨抢扫把)

俄:喔哟,原来是“土地公公”我到是哪个?(讽刺)就是天王地老子来,老子也不怕!

杨:我不是来打架呢,是来劝架呢,挨邻则近呢,早不见晚见,和谐社会,提倡环境整洁,乡风文明,邻里和睦,咋还要吵吵闹闹呢!有话座下来慢慢讲嘛。

俄:那个跟你慢慢讲?那个张狗屁骂我是小短命呢,他才是小短命呢。

杨:他骂人是不对,你打人更是不对呀!

俄:他跌倒是我揍呢?

杨:不是你揍呢,但你门前呢路.....实在是?你看那一条,那一条,那一条,各家门前呢水泥路光生生呢,墙糊得白生生呢,你门前呢路烂渣渣呢。新农村工作队叫你糊墙你不糊,规划打水泥路你不准打。不是拿你没得办法,而是要让你脸上鸡虱子爬哟!今天不得不告诉你。你这个猪圈是违法建盖,必须得拆!

张:对,必须得拆!

俄:拆!这房前屋后是我呢,我想整那样就整那样,谁也管不着!

杨:建房审批滴水以外都是国家呢,凡是建盖房屋或者改变用途都要申请审批。

俄:猪圈也要审批?

杨:对,都要审批!

俄:好,那我去申请审批,不拆!

杨:必须拆!因为不能先盖后批,况且占路建盖不能批。

俄:不批,老子今天就不拆,我看你敢怎样?(做凳子上)

杨:不怎样,但我念念《土地法》给你听听(掏文件念)

张:(张的电话响)喂,爹!唉!爹!小二狗,你的电话来呢正是时候,翠花她妈正和我干架哩!为哪样?我从她家门前过滑跌倒,说两句,她跳出来就打哩!和好?哪样?和好!唉!不可能,不可能!哪样?你和翠花春节回来结婚!是真呢?退了!退了!哪样?已经那个那个啰!唉呀!翠花到是个好孩子,可是她妈······,是啰、是啰,拜拜!再见!吔!俄洛颇,翠花和我家二狗在昆明打工已经那个,那个啰!你要咋个整?

俄:那样?那个那个啰!

张:就是那个那个啰!(比划不清楚),嗨!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睡觉了哈!

俄:你那张烂嘴,不要瞎说嘎,我家翠花不是那样呢人!

张:(递电话)这!你自己问问去!

俄;(一拍大腿)哎哟!老天啊,你咋个不睁眼!这哈唛一朵鲜花唛插在牛那个牛粪上喽。一个字:“退”!

张:退,怕是来不及啰!翠花怕是?

俄:怕是哪样?

张:怕是生米唛做成了熟饭喽,哈哈,怕是有喜啰!

俄:天那!这真是,不是冤家不集首!(合掌念)天灵灵,地灵灵,观音菩萨来保佑,这件事情唛干不成,干不成!

杨:也,翠花她妈,这件事情唛干得成呢!我给你们当现成的老媒人,现成呢老总管!

俄、张:(同声)要得,吔!

杨:那你们还吵不吵?

俄、张:(同声)不吵啰,不吵啰!

杨:那猪圈、路还要给亲家再跌倒?

俄:不啰,不啰!明天我叫翠花她爹回来拆,再拉几车水泥、沙子、公分石来,把这路打得滑溜溜呢,让亲家唛——好过!好过!

张:是吧呢,亲家母,啊我好过唛你也安逸嘎。明天我也来帮忙拆!

杨:不,今天就拆!我们帮你拆!

张:对,我们帮你拆!

俄:那怎敢劳驾土地公公!亲家公!

张:一家人唛不说两家话嘛,走,拆!

张、俄、杨:(同声)走!

俄:(张爬房,俄凑,杨掏手机看时间)亲家公爬好点嘎,不要跌下来嘎啰!

张:这下嘛在也不会跌啰!

 

(三人同笑)

可以下注的游戏 www.shop1999.com  落    幕!

 

  作者:永仁县文化馆  李赞阳

  上一篇文章: 搬迁(小品)
  下一篇文章: 还火腿(方言小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