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 永仁县刺绣协会文艺队演唱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馆办刊物 >> 馆办刊物
    还火腿(方言小品)    
[ 作者:李赞阳 日期:2017/7/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223 评论:0 ]

杨晓翠  简称翠(怯妻)

人物:刘  怯  简称怯

黄  明  简称明(驾驶员)

场景:农家小院。一方桌、一把茶壶、一把热水瓶、桌上一电话机。

幕启:

(翠在倒开水)

怯:(身背竹篮上,叩门)开门,开开门呀!

翠:(一惊,开水烫着脚)啊喇!来了,来了。(见怯)我说是那个催命鬼!你克那点催命回来!

怯:(得意地)我呀,为了儿子能当上兵,

我把那只小花腰猪腿背克送给乡武装部长啰!

翠:哎哟!小短命呢,我才回娘家两天,

你就自作主张,把我一把猪食一瓢料,喂大呢小猪腿背克送人,明后天你那哪样下酒?

怯:下酒是小事,儿子当兵才是大事,去年没验上,今年再验不上,完喽!听说今天早上要正审,我鸡叫头遍就克,一直等到人家起床漱口,才硬把火腿塞在他的桌子底下,生怕人家不收,我向兔子一样溜回来。

翠:哟!你以为你聪明,去年验不上是年龄达不到,况且一个小部长管个屁用?还不如乡长放个屁!

怯:我说你呀,去年达不到,那乡上驾驶员呢儿子还不照样克啰!关键是我们没有送礼!

翠:送送送,当兵是保家卫国,报效祖国,是光荣呢!为啥还要开后门,拉关系?这是耻辱!

怯 :你个小婆娘你懂个屁,如今办事不送礼,休想。(这时桌上电话响,怯接)喂,我儿子政审合格,赶快到县城报道体检。哦!感谢部长,感谢部长!(打响指)ok!小翠,快叫二狗克乡上集中。

翠:(内喊)二狗,二狗,块骑车克乡上集中克县上体检。(内应“好来”!)

怯:(唱京戏)这个火腿真神仙,比那妙药还要灵。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一个当官

不贪心。

翠:(手指戳怯额)说你土老纵,你还有点聪明,唉!如今这世道,真呢是条条毒蛇会咬人,

不送点礼还真不行!

怯:对呢!你个妇道人家你懂那样,不送这个火腿政审能过关?如今城里连上个厕所都

送礼说好话呢!

翠:那是公厕收费。

怯:吔!乡上公厕咋不收呢?

翠:你别得意,乡上送过克,那县上咋整呢?

怯:(如梦方醒)哦,对啰,小翠,快……快克拿存折来,我取四仟元钱追上克,官大胃口大,送火腿行不通,得送大礼才行!

翠:好呢,舍不得儿子套不住狼,我这就去拿。(欲下,黄明扛火腿上,敲门)

明:怯大哥开门,开开门!

翠:(打开门)哦,请进,请进!

明:(把火腿放在桌上,揩汗)我是代部长来还火腿呢。

怯、翠(同应)还火腿?

明:对、还火腿!你乘人家在漱口硬把火腿塞在饭桌下,待喊你,你不知去向,上班时间又到,政审后又要带队克县上体检,这不,害得我跑一趟。

怯:那政审?

明:政审是乡征兵领导小组对身体基本合格的兵源进行综合定论。开后门,拉关系,把年龄达不到,有病的,社会表现差的兵源带入部队,那是违法呢,况且当兵是保家卫国,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怎能送礼呢!

怯:咦,你话不要说得那么滑溜,你家儿子不是开后门克呢?

明:啊哟,怯大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激我?去年你儿子18岁差6个月,我儿子只差几天,体检过后岁数已经达到,怎还给我背个大黑锅呢?

翠:说得对,这人就爱揭别人的疮疤。(三人同笑)

明:大哥大嫂我有事先走了。(下)

怯:存折给找来了?

翠:还要存折整哪样?人家连个小火腿都不要,说明党风正,干部廉洁嘛!

怯:你懂个屁,人家是嫌少,今早上政审就靠这个药引子,退回来是个晃子,意思是叫

我们送大礼呀!现在小二狗的“命”还篡在人家手里,在不“救”,来不及了。

翠:那你要咋个整法?

怯:刚才我想县武装部长官大送3仟,乡武装部长官小送1仟,看来事火不对,得每人送3仟,快,快克拿来。(电话响,怯接,翠听)

怯:是呢,我是刘怯,儿子身体合格只等半个小时的政审!小部长呀,你得救救我儿子呀!3仟元钱我马上就送到,哪样?不要钱?莫嫌少嘛,大部长你们平分哩!哪样?回来处理我?是……是……是。(放下电话)呸!这些贪官,送火腿不要,送钱

不要,还要教育处理我,这分明是把我儿子当砧板任他们宰。我这苦命的儿呀!(哭,

蹲下)

翠:(扶怯起,为他揩泪)他爹,你别尽钻牛角尖,现在的领导不是你想的那样,请客送礼的毕竟是少数,况且你又没有看见他们收礼,咋尽说人家不是好官呢。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何不如打个电话问问她三婶,她不是在县武装部当炊事员吗?

怯:(一拍大腿)对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快,快拿电话来。(翠寄电话)喂!她三婶吗?我是二狗他爹,二狗在你们那点政审,你多费点心,事火不对把我先垫6仟元钱,县乡部长各3仟,哪样?从来不收?很正直!那是表面正经心里黑,明里不收,暗里收。哪样?他们不是我想的那样!这就好,这就好!是呢,是呢,拜拜!

(放下电话)咦!咋个个都说这俩个官不收礼?是真是假一会就晓得了。(看表)半小时到了嘛,咋个?(这时电话响,二人抢接)

是呢,是呢,二狗验上啰!哇!(二人丢下电话,电话还在喂,喂地响。怯狂抱妻,手舞足蹈)

怯:小翠快克烧开水,准备杀羊庆贺。

翠:杀羊咋烧开水?

怯:开水一烫,喷灯一喷,黄生生,香喷喷呢带皮羊肉,吔!(咂嘴)

翠:那存折?

怯:还存什么折!如今呢官不兴这个啰!

可以下注的游戏 www.shop1999.com 落 幕!

 

 

 

 

 

 

 

 

 

 

 

 

 

 

  上一篇文章: 拆猪圈(小品)
  下一篇文章: 借 羊(彝剧小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