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 永仁县刺绣协会文艺队演唱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馆办刊物 >> 馆办刊物
    送 水(方言小品)    
[ 作者:李赞阳 日期:2017/7/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395 评论:0 ]

李赞阳

时间:现代

人物:杨小山 男 30岁 村民小组长

简称:山

娜  燕 女 27岁 杨小山妻  

简称:娜

杨  旭 男 55岁 杨小山爹    简称:杨

场景:农家小院

幕启:

山:(背塑一料桶水上 白)人亦有情,天无情,大旱三年水干枯,(抹脖子)莫说庄稼啰,就连人都快要渴死啰!山那边有几户人家,有五保户,有残疾人,我得给他们送水去。(走)

娜:(背着娃娃打着雨伞上,和山相遇)吔!,你要克整哪样?

山:我送水去给山那边呢五保户、残疾人喝。

娜:人家不有脚杆,只是你才有!我问你,山那边有几个五保户?有几个残疾人?不就只有一个五保户,一个残疾人兰绣花,谁不知道她是十里八乡呢一朵花!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山:你不要话里有话唛载足人,我背呢不是水是哪样?

娜:水到是水,恐怕远水唛解不了近渴!润得了人家的口,润不了人家的心。

山:润得一哈是一哈,有总比不有强!

娜:是呢,睡得一哈是一哈,野花总比家花香。

山:你说哪样,我咋个一点也听不懂?

娜:听不懂?你狗吃粑粑唛心里有数。你过来摸摸你娃娃的头,他是不是还在发烧?

山:(放下桶去摸,娜趁机把娃娃解下递给山)烧,还再烧,你给他打针了不有?

娜:(跑来把水倒掉,山喊:别、别…..)打针!你个吃里扒外呢东西,娃娃病成这个样子,你还有闲心去偷欢。(把桶提起来砸)

山:(抱着娃,无可奈何)哎!你!你! 你真的是不可理喻!

娜:你才不可理喻,有家、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还整天往寡妇家里钻,你到底是爱上那个兰寡妇呢?还是爱上那个兰绣花?还是一箭双雕。

山:哼!你还配说“爱”字。狗嘴吐不出象牙!

娜:好!既然不爱,(愤愤地把娃抢去)那就树倒狐猩散,你走你呢阳光道,我过我呢独木桥。从此咱们俩个一刀两断。

山:娜,我不是那个意思。

娜:你早就有那个意思喽!

山:我是说“爱心”,就是解别人之难,譬如送水啊。

娜:你不去送水,你有借口去相会?解难?我看你是去解放。那个狐狸精,脚瘸唛心不瘸,自己残了还要破坏人家呢家庭。

山:我不许你说人家,玷污人家呢清白。

娜:吔!还心疼!说,我就是要说,(把娃娃背在身上)我要去找她说。

山:(拉住娜)不能去,你去只能搅浑水。

娜:本来就是浑水,脏水,还不让人搅。老子今天搅定了。(欲走)

山:(拉住娜)你这头倔驴,我无法跟你解释,要离婚,可以!

娜:即使离婚我也要去把事情搞清楚,好端端一个家就这样被她给拆散了,我于心不甘。(娜欲走,山拉住)别拉我,我和你不是一条道上呢人。

杨:(抱着鸡上)哟!你们两口子饭吃多了唛撑,大白天在这里吵吵闹闹呢,成何体统,都不怕丢人?有那样大不了呢事说来我听听!

娜:问问你儿子。

杨:(把鸡放下)小山,你说,为哪样?

山:我,我。

娜:说不出口了吧,蹭脸了吧?见不得人呢事,咋个能说得出口!

杨:小山,你到底做了哪样见不得人呢事?你要对得起娜燕喔,她可是天低下最好呢媳妇!

山:爹,我咋个对不起她,我去送水,她偏要说我是去沾花惹草,你叫我咋个说!

杨:噢!原来是送水呢事,哈哈!哈哈!好事,好事,好事呀!儿媳妇,你听我说:

可以下注的游戏 www.shop1999.com 天无情,人有情,

    小山送水是真情。

   患难之中解之困,

  好比雪中把碳送。

  解人情,人亦情,

  扶危济困世代传。

娜:爹!你还在说情,小山就是被情所困的呀!

杨:儿媳妇,他不是被情所困,而是你被情所磨。因为你太爱他,所以才怀疑他去外面沾花惹草。

娜:到底是自己的儿子,手中的肉,包庇!

杨:不是包庇,他的确是去给那个五保户和兰绣花家送水,还为那个五保户砍柴,烧火,做饭,熬汤,喂哟,那个五保户是兰绣花的姨妈,她现在一病不起,兰绣花也去帮忙服伺。

娜:哟,那就更亲热了。

杨:是更亲热了,本来就是一家人嘛!这不,这只鸡就是绣花她妈拿来炖给娃娃吃呢!

山:爹!(掏烟抽)

娜:我和她们可不是一家人!

杨:是一家人,我,我,我和兰绣花她妈,哎!本来还不到时候,现在说说也无妨,我和兰绣花她妈要结婚了,日子就订在兰绣花酒席那天。

娜:兰绣花?酒席?结婚?

杨:是呀!你为了这个家,天天在家里面伺候老公,领娃娃,足不出户,那知道外面的事情。兰绣花虽然脚瘸一点,可她心灵手巧,样样能干,人又漂亮,追她呢人,踏破她家呢门槛,有干部、工人、老板、个体户,她一个也不有看上,最后看上高家庄老王头呢儿子,只等着她妈跨进我们家呢门,她就上花轿啰!

娜:啊么!这不是背着娃娃拜花堂唛,双喜临门!这哈我们家又多了个人手啰。

山:是呀!还是我搭呢桥呢!

娜:怪不得!(招手)小山你过来,(山把烟灭熄,来到娜身旁,娜偷亲他一口)山,是我不对!

山:是我不对,是我不有把事情说清楚。

杨:这就对了吗!两口子就得甜甜蜜蜜过日子。(白)我也要和绣花他妈(做亲嘴状)这么一哈!

(这时幕后雷声响)

山:要下雨了!(跑去把雨伞拾来为娜撑上,搂住娜)要下雨了!咋们回家!

娜:爹!要下雨了!咱们回家!

杨:哎!回家!回家克啰!

 

落幕!

 

   永仁县文化馆

 2016年11月

 

  上一篇文章: 甩开膀子干,坚决摘掉贫困帽(方言小品)
  下一篇文章: 一口吐沫,一个坑(方言小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