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 永仁县刺绣协会文艺队演唱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馆办刊物 >> 馆办刊物
    醉 审(彝剧小品)    
[ 作者:夏德金 日期:2017/7/3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991 评论:0 ]

时间  现代

地点  村长家

人物  村长,男,四十多岁。

达苏,男,三十多岁。

阿秀,女,三十多岁。

[置景石桌、石凳。

[幕启村长身挂背壶,忙忙跌跌地上。

村长(抹了把汗,打开背壶喝了几口,用衣

襟扇着凉风)唉,(韵白)村长官最

小,鸡毛蒜皮的事情要管倒,修沟打

坝要担倒,刮宫引产要忙倒,一天到

晚跑得脚底板起大泡,到头来落得个

“老公公背儿子媳妇——吃力不讨

好”,讲了半天,口干舌燥,咕上两

口,解解疲劳。(打开背壶,喝,突

然想起)咦,达苏家最近从新疆买来

一只牛大呢高加索种羊,这不,说好

今天这个时候,我代表全村跟他签订

那个配仲合同呢嘛,咋个到现在还人

都不有(收起背壶)管他呢,我

在他家里着他(坐下)。

阿秀 (气冲冲地,上)村长,村长……

村长 (吓了一跳)鬼喊呐叫呢,叫些哪样,

三魂都着你吓掉两魂啰,哪样事?

阿秀  村长!

    (唱)羊子跑到小麦地,

       从东吃到西。

       达苏放羊把我欺,

       啃得只剩光地皮。

       我一年辛苦费力气,

       讨不回公道我不依。

村长 (惊)安,你说哪样?达苏!

阿秀  是呢嘛。

村长  啊么么——(为难地,旁白)昨个别个不告,偏偏要告种羊大老板哇。(一转念,陪着笑脸)阿秀,这个事唛我记着,我还有要紧事呢,你先回去。

(示意阿秀走)

阿秀  站着,今天的事情你要是不管唛,出了人命,你一个担着。

      [阿秀气冲地一屁股坐在石凳上。

村长 (背白)阿么么,你们看看,这个阿秀是有名的高山上的红辣椒,惹不起她唛我躲得起呢。(对阿秀)阿秀,你不去格?(欲下)

阿秀  不去。

村长(陪着笑脸)你不去唛我去啰嗄。(欲下)

阿秀(站起,大声地)你给我站着!(村长

吓了一跳,止步,阿秀逼近村长)你

少给我脚底抹油,我来问你,今天的

事情你管唛是不管?

村长(心虚地退了两步)要咬人格是?哼,你要拿我咋个整?

阿秀  你……唉!

村长 (为难地)阿秀!

     (唱)村上的羊子要兴旺,

离不开达苏的大种羊。

           要是得罪了羊老板,

扶贫计划要泡汤。

村长  阿秀,我们村首那些羊子越下越小,

要是得罪了种羊大老板,他家呢羊子

不给你家呢羊子配种,羊子长了只有

小狗大,我问你,你咋个致富?你咋

个奔小小康?

阿秀(屁股一甩)哼!

村长  我说你这个婆娘咋个狗屁都不懂!阿秀,你格听说过,二支高脚羊油盐酱醋糖,(越说越快)四支高脚羊可以盖新房,六支高脚羊开个小银行,余支高脚羊带领我们脱贫致富奔小康。

阿秀(手指村长脑门)照你这么说,这乡规民约是老倌哄婆娘,闹着玩呢格?

村长  唛,我……我是说……

阿秀  呕呕,白给你是个汉子,这小点事都害怕,当哪样村长,在家首哄婆娘领娃娃算啰。实话告诉你,羊子被我拴起来了。

村长  哪样!拴起来啰,啊么阿秀,你闯大祸啰,唛我还不有跟他签那个配——种合同呢嘛。

阿秀(不理)……

村长(陪笑脸)嘿……阿秀,莫发火,莫发火,来,我俩个坐在这点,说说白话,谈谈心格是啰。

阿秀  哼,跟你说还不如老水牛屁股上呵口气呢。

村长  咦,我大小唛也是个领导干部呢嘛,在这个村首唛,我也是上管齐天下管齐地呢人呢嘛,你说格是?

阿秀(不理)……

村长(忙陪着笑脸)所以说,要培养出优良的羊子品种,就要实行计划生育,优生优养,这样人才能够得到大发展呢嘛,(忙改口)不不不,是羊子才能够得到大发展,你说格是?

阿秀(不理)……

村长(陪着笑脸)听我一句话,那个状不要告啰格是啰。

阿秀  哪样!不告,达苏不承认错误,你又解决不了,我就把那只羊杀了熬锅汤(急下)

村长  哪样!熬汤锅……(一想不对)你干不得嗄……我跟你看现场去……(追下)

      [达苏手提酒瓶猪尾巴,上。

达苏  村长,村长。

    (唱)牛脚杆碰上了山蚂蝗,

阿秀她叮住就不放。

          关起了我的大种羊,

急得我浑身冷汗淌。

    (白)唉,这只背失呢大种羊,哪家呢麦子你不好吃,你要去吃那家恶婆娘家呢,你看看着关起来掉啰,唉,村长唛就喜欢吃点猪尾巴,干点酒,只消他偏着我一小点,这台事唛就过去啰,村长,村长,(看)村公所不有人,家里又不在,阿唛,是去哪点喂狗去啰哇。(喊)村长……(下,找村长)

村长(上)啊么么——这个麦子硬是干掉一大片啰嘛。这下子唛我成了牛尾巴上呢虱子,甩都甩不脱啰。

阿秀(拉羊上)村长,尾巴立直呢跑些哪样?赶快来跟我拉拉羊子。

村长  是啰是啰。(撵羊)走哇……(羊不走,用肩推羊屁股,阿秀用力拉羊往前一窜,村长用力过猛,跌扑在地上。)

达苏(上,见状,火冒地)啊呗,你是挨我这只大种羊拉来这点干哪样?哼!

村长(见达苏,忙从地上爬起,忍疼,摸出合同书,陪着笑脸,套近乎)种羊大老板,我正要找你去呢,这个合同呢事情唛,你看是不是我们现在就挨它……

达苏  村长,我呢这只大种羊是咋个说过?

村长(笑脸)不有事,不有事,它只不过是犯了点一小点错误。

阿秀  达苏,麦子都吃光啰,你赔唛是不赔?

达苏  你莫狗腿扯到羊胯上,哪个看见它吃了你家的麦子啰?

阿秀  你……罪犯在这点,你还想抵赖格是?

达苏  罪犯……你去问问它吃着不有。

阿秀  是啰……(见羊,气恼地)你,哼!

村长(忙两边陪笑脸)阿秀,种羊大老板,我说你们两个唛不要老水牛打架抵死掉格是啰,这份事情唛小事一桩,小事一桩,阿秀,小事一桩嘛,你说格是?

阿秀  哼,达苏!

    (唱)温水烫猪毛难剔,

羊种老板你不讲理。

达苏(唱)小母鸡抬头打喷嚏,

你充哪样大公鸡。

阿秀(唱)刺棍子遇着弯镰刀,

阿秀也不是好惹的。

达苏(唱)牛背上的苍蝇算老几,

你步步紧追又何必。

阿秀  你……

达苏  哼!

村长(左右为难,两边陪着笑脸)算啰,算啰,种羊大老板,阿秀……

阿秀(不理)……

村长(旁白)咦,两只老虎不相让,男的女的一个样,(陪着笑脸)种羊大老板,羊子不懂法,违反了点村规民约,赔小点款教育教育它唛算啰。

达苏  不有人证物证,赔,赔哪样赔。

村长  是呢嘛,不有人证……(对阿秀赔着笑脸)阿秀,不有人证,羊子又不会说话,我看唛此案不能成立。

阿秀  麦子都吃掉一大片啰,现场是看了,你还要哪样人证?

村长  阿秀,你听我说,羊种老板得罪不得,格是啰,这个事情唛……

达苏  村长,你听我挨你说,我呢羊不有吃着她呢麦子……

阿秀  村长,你听我说……

      [达苏、阿秀各拉村长一支手,你拉过来,我扯过去,村长双袖被扯脱。

村长(双手抱光膀)啊勒勒,整去嘛,整去嘛,我的新衣裳,呕呕,这下唛我婆娘回来唛,我咋个交代过嘛,唉!

达苏、阿秀(各拿半截衣袖,尴尬地)村长……(走近村长,二人互看,白了一眼)哼!(各自头扭一边)

村长  唉!(唱)前有恶婆娘,

后有大老板。

               小小村长断案难,

               吹火筒打虎我脚杆软,

硬着脑壳把刺棵钻。

    (白)惹不起她,也得罪不起他,唉,我硬是成了老水牛的屁股任人打啰,唉……(蹲下)

达苏 阿秀(威协地)我说村长,今天这个

事情咋个办?

村长(眼珠一转,夺过袖子,)这个村长老子不当啰。(佯装要走)

阿秀  站着!(村长止步)你是我们大家举双手选出来呢村长,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达苏  断也得断,不断也得断!

村长(佯笑着)断!断!我扎挣呢给你们断!

阿秀  村长,今天呢事情唛是光脑壳上的跳蚤明白摆着呢嘛,今天你要是断不公,我不在你家不走啰。

村长  安(无可奈何地)是啰,是啰。

达苏  村长,羊子有尾巴不想后果,不有不尾巴要想后果,这个合同还不有签呢哟!今天这个事情唛你看着办嗄!

村长(陪着笑)是啰,是啰,我扎挣给你办!

(向阿秀走去)我说阿秀,你……

阿秀(恶狠狠地)哼!

村长(看着阿秀,心虚地后退了几步,对达苏)我说大老板,这个婆娘实在是恶得狠哇!

达苏  我说村长,俗话说,山上的麂子是狗撵出来的,打虎的胆子的酒引出来的,(拎起酒瓶)来着,干上两口,壮壮胆,大着胆子呢断!

村长  干下两口……(计上心来),哦……是啰是啰,干上两口……(推开达苏的手)拿开些,你那彝山醉不有味道,(取下背壶)还是我的老包谷酒劲大。(开盖,喝,醉态)

达苏(拎起猪尾巴)村长,你最喜欢吃呢猪尾巴,我挨你带来啰。

村长(咪着眼)猪,猪尾巴,老子今天要吃人尾巴。(推开达苏的手,猪尾巴掉在地上,醉态,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头一歪闭眼佯睡,呼噜声大震)

      [达苏捡起起地上的猪尾巴,用嘴吹了吹灰,看。

阿秀  村长,村长……你断哪样案!

达苏(得意地)你就是叫他老干爹,他也不会答应你啰,我唛要走啰,回家去啰。

(拉羊欲下)

阿秀  你给我站着。(拉住羊尾巴不放)

达苏  放掉,你给我放掉。

阿秀  不放……

达苏  你放唛是不放……

阿秀  不放……

      [达苏、阿秀抢羊,羊乱叫。

村长(拍桌站起)慢着……拿过来……(夺过达苏手上的绳子,对阿秀)你给我放掉,(阿秀放手,村长撵羊)说是走哇,你好好呢在这点呆着格是啰(拴羊,喝醉态)你……们小俩听着,本……本村长今天挨你断……断……(喝)

达苏、阿秀(同声)村长,你莫瞎说乱讲呢,哪个跟他(她)是俩口子。

      [村长拿起背壶打开盖,喝。

阿秀  唉,再喝你就四脚落地啰。

村长  种羊大……老板(笑脸)我们村上的发展,就……就靠你这只大公羊……

达苏  哪样,我成了大公羊。

村长  我是说全村人都不……不会忘记你呢好处呢,常言说得好,好狗不跟鸡斗,好汉子不斗那个恶婆娘,格是啰,叫得的骡子也怕马……马蜂叮。

阿秀  哪样?你说我是马蜂?

村长(忙转向阿秀,笑脸)不有哪样不有哪样,我,我是说,几颗烂麦子吃……吃了算啰,(忙改口)赔掉算啰……

达苏  咦,(手指村长,村长后退着)硬怕是酒干醉了,说话颠三倒四呢,赔,赔哪样赔!

村长(心虚地后退着)不……不消赔……

阿秀(一把抓住村长的后领)村长,上山打豹子,全靠一身胆,难道你还不如我这个小婆娘。(用力往前一推,村长一个趔趄险些跌在地上)

村长  唉,我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闭着眼睛把案断,(醉态)来人,打开寨门,升堂,(醉态,地上拾起半块砖,往桌上一拍)把被告带上来。

阿秀(手指达苏)村长,被告唛在这点呢嘛。

达苏(手指阿秀)你说哪样,哪个是被告……

阿秀(手指达苏)你是被告……

     [达苏、阿秀手指对方争吵不息。

村长(用砖一拍桌子,达苏、阿秀住手)我说你这个婆娘,硬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我是说(学羊叫)咩……

阿秀(看羊)哦。(忙去拉羊)

村长(夺过绳子)拿过来。

达苏  我说村长,我呢大种羊,你莫拿着乱整嗄。

村长(对羊)羊子,我来问你,你今天给有吃着人家呢麦子,(羊鸣)咋个?吃了多少?(羊鸣)阿勒……你吃着唛就说吃着,不有吃着唛就说不有吃着,咋个一点汉子气都不有哇,(羊鸣)一下说吃着,一下说不有吃着,唉,算啰算啰,再说我又听不懂你这种外国羊子的民族话。这个案子唛我不有法断啰。(打羊,羊叫)

      [村长醉态,跌坐在石凳上。

阿秀  你们看看,几口烧酒下肚,他爹他妈是哪个都不清楚啰。

达苏  还断哪样!还不如我自己断。(拉羊)

阿秀  站着。(拉着羊尾巴)

达苏  放掉!

阿秀  不放!

达苏  你格放……

阿秀  不放……

      [达苏、阿秀抢羊,羊叫。阿秀拉住达苏的手欲咬,达苏忙放掉绳子。

达苏  村长,(手指阿秀)村长她咬人。

村长(一拍桌子)慢着!

      [达苏、阿秀住手。

村长(醉态,手指羊)羊子,你,你欺负一个婆娘,你,你算哪样汉子……(忙改口)算哪羊子……我今天到是要看看你招唛是不招。(举拳打羊,踢羊,羊叫)你……

达苏(着急地)村长,你不要乱整嗄,你把它腰子打掉唛,还配哪样种。

      [阿秀偷笑。

村长 不咋个……打……打是心疼,骂是爱……(大声地)被告。

达苏  在。

村长  我不是说你,我是说羊子……来人,把被告先关起来,关它十天半月,我,我看它到底是招唛不招。

阿秀  村长,关哪个?

村长  关哪个……(指达苏)关他……

达苏  哪样!

村长(醉态,摆了摆手)我是说关羊子,关羊子……

达苏  村长,现在正是羊子谈情说爱呢配种时候,你把它关起来唛,还配哪样种?给想发家致富呢?

村长  你问我,我问哪个……是啰,我问羊子去……(醉态,对羊)羊子,我问问你,今日这个事情唛咋个整个?(羊鸣)说你吃啰,她不得,说你不有吃,他又不答应,算啰算啰,你也干上两口壮壮胆,我弟兄两个唛好好呢,说说白话谈谈心,格是啰,来着,干两口……(喂羊)

村长(假哭)羊兄弟,你莫怪我恨我,我本不想杀你……

达苏(着急地)村长……

村长  但又不得不杀。

达苏  村长,你到是杀不得嗄。

阿秀(着急地)村长……

达苏  你莫挨我乱整嗄!

村长  我是不有办法呢办法……(石桌下摸出一把杀牛刀)

达苏  村长,杀不得……

阿秀  村长,杀不得……

      [村长举刀跳上石桌。

达苏(着急地)村长,这只波罗大种羊是好几千块买呢,杀不得……

村长(高举杀牛刀)我管你哪样羊,反正,都……都是进嘴呢羊,我今日要把肚子划开,看看你肚子里面,到底吃了几颗人家呢麦子!(嘴咬刀背,跳下桌子)

达苏(着急地)杀不得,杀不得,要杀了我就挨你拼啰。

     [村长醉步近似彝族跌脚舞,手甩刀,

达苏、阿秀惊慌地躲闪着,村长把羊按倒,举刀要杀,达苏、阿秀急拉住村长举刀的手。

达苏(着急地)村长,杀不得,我赔我赔。村长,多少钱?

村长(放开羊,收刀)二分地,二百五十块钱,拿钱来,我就不信今天收拾不下你们。

      [阿秀忙把羊撵一边。

达苏  这两天羊子配种一天就收五百多块钱,挨她这两佰伍呢赔款比一下,算哪样。

     [达苏数钱递给阿秀。

阿秀(不接)达苏兄弟,我是花椒八果唛顺口气,今天讨着这个公道唛,这口气嘟——哩出掉唛,钱唛我不要啰,不要啰。(把钱塞还达苏,小声地)达苏兄弟,你给挨我家呢那只小母羊配种呢。

达苏(陪笑点头)我配我配,我挨你家配。

村长(见状)你们说哪样?

达苏 说错掉了,我挨你家呢羊子配。

阿秀(捂脸)阿呗,羞死掉啰。

村长  是啰嘛,这才是我们彝家呢汉子,走,签合同去。

达苏  我签我签。

      [达苏签合同,签毕。

村长(得意地拉起架子)我宣布,今天的事情圆满解决!

达苏  是啰是啰(接过背壶,喝,舔着嘴角)……

阿秀(见状)我干上两口,(拿过背壶,喝,舔了舔嘴角)咋个一点味不有?

达苏、阿秀(醒悟同声)是水嘛!

村长(自鸣得意地)告诉你们,自从我当选村长那一天,我就不干酒啰。

达苏、阿秀(同声)村长,我们算服你啰

村长(笑)哈……

阿秀(笑)嘻……

达苏(笑)嘿……

     [幕在快乐地彝族音乐声中徐徐而落。

 

                 

可以下注的游戏 www.shop1999.com     (剧  终)

 

   楚雄州艺术中心

  上一篇文章: 老来乐(花灯小戏)
  下一篇文章: 永仁县文化馆举办县级传承人培训班
,